加里·霍爾——奧運會游泳冠軍笑對糖尿病

  今年38歲的加里·霍爾出生在游泳世家,其祖父、父親和叔叔都是昔日美國泳壇的猛將。早在1996年的亞特蘭大奧運會上,加里·霍爾勇奪兩塊金牌,並且一舉成名。其後,他在2000年以及2004年的奧運會游泳比賽中均獲得金牌的傲人成績。然而,在這輝煌的成就背後,又有多少人知道,這位游泳名將,竟是位1型糖尿病患者!

  命運的考驗:運動生涯巔峯中突遭障礙

  在1996年奧運“摘金”之後,正是加里·霍爾雄心勃勃之時,事業巔峯之際。但他卻在1999年被確診爲糖尿病。疾病的到來猶如晴天霹靂,將霍爾擊倒。霍爾說:“‘極度失望’這個詞都難以描繪我當時的心情。醫生說我可能要永遠離開游泳賽場了。那一刻,我只想躺倒在地,永遠消失。”他前往哥斯達黎加度過了6周時間。休假之後,他找到了洛杉磯加州大學的安妮·彼得斯醫生,一道討論瞭如何治療糖尿病以及能否繼續從事游泳運動的問題。

  在經歷了恐懼、震驚、憤怒和失望之後,霍爾通過學習,加深了對糖尿病的瞭解,逐漸學會了如何在身患1型糖尿病的情況下生活、訓練和比賽。

  堅韌而不屈:繼續追尋夢想並鼓勵着別人

  在接受安妮·彼得斯醫生的治療一箇月之後,霍爾就回到了游泳池訓練去了,又過了兩個月,他參加了全國錦標賽,獲得了冠軍,游出了他一生當中最好的一箇成績。也就是說霍爾被發現得糖尿病五個月之後,又得了冠軍!有人問加里·霍爾如何在患病情況下還能拿到夢寐以求的金牌?他的答案是:“每天至少測5次血糖,打5次胰島素。比賽時,則每天測15次血糖。”

  這時,霍爾發現,如果自己能夠堅持下去,實現他的夢想的話,這種方式也能夠鼓勵別人實現他們的夢想。特別是奧運會之後,有些人跟他說:“你真正地影響了我的兒子,我的兒子也得了糖尿病,你使得他對生活的態度發生了變化,現在兒子也能夠接受糖尿病的現實,走出去實現他的夢想了。 ”

  熱心於公益:與衆多糖友分享他的抗糖經驗

  如今,霍爾已經離開了賽場,於是他投身到宣傳糖尿病知識的公益事業中來。

  北京奧運期間,霍爾夫婦來到北京,除了觀看比賽,霍爾還和北京的糖尿病患者一起參加活動,讓衆多患友分享他的抗糖經驗。霍爾說:“雖然身患糖尿病,但我覺得自己很幸運,因爲這個病是完全可以控制的。”當記者問他:“你覺得獲得奧運金牌和控制疾病,哪個最有成就感?”霍爾回答:“這兩者是有先後次序的,只有控制了疾病,才能得金牌,所以,控制疾病最重要、最有成就感。”

  加里·霍爾曾在美國國會上提議,拿出更多基金用於糖尿病研究,並以名人身份支持青少年糖尿病研究基金會的發展。基於他對提高公衆糖尿病知曉率的貢獻,他被授予美國第一個也是唯一一箇“美國游泳人道主義獎”。

  其實,加里·霍爾與許多糖友一樣,因爲對糖尿病不瞭解,曾經悲觀、恐慌、失望過。但是,他以樂觀積極的心態驅散了疾病帶來的陰霾。正如他鼓勵其他糖尿病患者的那句名言:“糖尿病並不可怕,只要控制好血糖,同樣可以擁有健康的人生”,他積極接受治療,積極地鍛鍊,重新站在了賽場上,並且在運會上再奪金牌。他用他的奧運傳奇告訴我們,笑對糖尿病,希望就在自己手中,就在自己身邊。